新闻中心

解析通信市场新机遇:100G光模块和光纤光缆

光通信是整个互联网经济的物理基础。世纪之初互联网泡沫危机爆发,与之紧密相关的光通信产业也遭受重创,光通信巨头实力大损,北电、朗讯从此几乎一蹶不振。彼时的国外光通信巨头大多是垂直整合的发展模式,从设备到器件到芯片均能够完全独立研发设计。泡沫危机之后,为了保存核心竞争力,设备商纷纷剥离光器件业务成立独立公司,或者卖给独立的光器件厂商,光纤业务也被剥离。光通信诞生了光系统设备——光纤光缆——光器件——光芯片完整的产业生态。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十几年过去,互联网产业早已改朝换代,移动互联网时代即将来临。伴随着中国厂商的崛起,光通信产业全球版图进行了重构,华为、思科、爱立信、中兴、阿尔卡特朗讯等设备商成为当前光通信产业的主导者。但是,随着光通信技术的快速演进和业务的微利化,设备商近年来开始重新踏足光器件业务,光纤光缆厂商也纷纷向上下游拓展,产业链竞争加剧。在紧张的局势中,新的市场机遇已经诞生。

今年在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的带动下,全球迎来了100G建设高潮。去年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先后进行了“史上最大规模100G板卡集采”,总量超过12000块,今年进入了部署的高峰期。在全球其他地方,100G光通信系统已经或前或后、或大或小的开始了商用部署。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兵马是运营商的网络,粮草则是下游的各种光设备、光纤光缆和光器件,以及最底层的光芯片。毫无疑问核心系统设备是主粮,但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设备商出于供货保证和追求利润的目的,触角已经深入到光器件层面。设备商与器件商之间,形成了一种微妙的竞合关系。

韦乐平曾表示,据中国电信计算,一个典型80×100G波分系统,光域成本约占75%,而在光域成本中,光器件占比90%,相当于总占比约70%;一个100G核心路由器,光器件成本约占60%。2012年初,思科花费2.71亿美元收购了硅光子器件公司Lightwire,并很快开发出了100GCPAK光模块。思科的收购逻辑,一是CAPK比CFP2光模块可以更早商用,保证思科系统设备竞争力;二就是通过光模块自供,提升系统的利润。

在国内,华为不遗余力的开发高端光模块技术,据一名资深业内人士分析,华为对高端光模块累计投资超过3亿美元,包括100G光芯片、TO、TOSA/ROSA等全部器件。不少业内人士表示,华为旗下海思已经完全掌握100G客户侧光模块技术,并实现产品部分自供。中兴通讯高端光模块具体进展不太明确,但其高速光模块产品线上出来的一些员工创立的公司,很快就开发出了100G光模块,可见中兴通讯在这一领域的实力。

设备商大力向高端光器件拓展,对Finisar等光器件厂商来说,肯定不算一个好消息。OVUM光通信首席分析师DarylInniss对C114表示,设备商将挤压器件商的市场空间,但在设备商施加的市场竞争压力下,光器件商也加快开发新技术,形成对设备商的差异优势。由于思科,华为等设备商拥有较大的话语权,无论如何,这都将是一个十分艰难的过程。

因此,一方面,针对思科宣称CPAK光模块更快商用,器件厂商加快了CFP2光模块的开发力度,并在今年4月完成了CFP4标准的定义,力图形成对CPAK标准的竞争优势,获得更大的话语权。光器件的领导厂商同时也加快开发400G甚至1T光模块,提前释放未来的竞争压力。

另一方面,互联网流量的迅猛增长推动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互联网公司建设骨干网和数据中心,甚至接入网,都需要采购大量的光通信产品,互联网产业与光通信产业第一次从业务层面发生了交集,从而带来了全新的市场机遇。据Lightreading分析,今年整体的光网络市场在收缩,但来自互联网公司的采购需求保持了高速增长。

众多光器件厂商纷纷进军数据中心领域,新兴的市场以及互联网公司的新玩法,破坏了设备商的垄断地位,器件商可以绕过设备商直接获得互联网公司的采购,并有更多机会拓展高端光模块市场。在国际上,Finisar在数据中心市场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在国内,中国不少厂商视数据中心为最重要的市场机遇,将更多的资源投入到这一领域。华尔街传出思科收购Finisar,其逻辑就是因为Finisar已经绕过思科成为数据中心独立的供应商,通过收购可以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

国内光纤光缆产业链的发展史,大多数都是从铜缆到光缆,从光缆到光纤,从光纤到光纤预制棒的一个过程。在过去的十多年,中国光纤光缆厂商面临的技术挑战大于市场挑战,下一个十年,技术挑战的压力仍在,但市场挑战面临的压力将更大。

过去十多年,中国光纤光缆厂商面临的情况是:当行业繁荣时,发展特别快;当行业陷入低迷,则面临困难甚至危机。这一现象的背后所反映的,是中国光纤产业严重缺乏核心技术。例如,2012年3月日本发生大地震,导致信越化工等光棒制造商减产,中国光纤厂商因无法自产光棒,随之陷入尴尬的困境。

2012年之后中国光纤厂商痛定思痛,大力投资光纤预制棒的研发、技术引进工作,到目前为止,已经有近十家厂商掌握了光纤预制棒的制造技术,光棒的产能可以满足国内光纤拉丝需求。虽然今年中国发起的光棒反倾销让业界认识到光棒技术离国外还有较大差距,但总的来说,技术发展的前景可期,取得重大突破只是时间问题。

从市场表现来看,2009年中国发放3G牌照,中国掀起了新一轮网络建设高潮。中国光纤光缆厂商沉寂多年后迅速崛起,产销均出现数倍的增长,到2013年,国产光纤光缆已经占到超过70%的市场份额,整体年产能高达2.5亿芯公里,可以满足全世界的需求。市场需求刺激产能严重过剩,导致国内光纤光缆厂商面临严峻的产能消化危机。

在这一波大跃进中,小型光缆厂被逐渐淘汰,市场份额迅速集中,领头的几大厂商均形成了光棒—光纤—光缆的全产业链竞争优势,同时还将优势向ODN延伸。中国移动近期结束的史上最大规模光纤光缆集采就缩减了中标名单,据业内人士透露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也会仿效,这将进一步加剧光纤光缆市场的集中度。

光纤光缆厂商向下游拓展ODN市场,与传统ODN厂商展开正面竞争,这是另一个新话题。光纤光缆产业链本身,已经形成全产业链高度竞争的发展态势,厂商之间主要比拼的是规模经济和成本控制能力。加上今后几年市场需求不会下滑,导致光纤产能扩张的势头不可遏制。过剩的产能如果无法消化,势必引发行业恶性竞争。

新的市场机遇缓和了这一局面。从2012年来,中国光纤光缆厂商纷纷推行“走出去”战略,通过国际市场消化过剩产能。这一战略执行的最激进的是亨通光电,该公司提出的“555国际化战略”,要在未来几年拥有50%以上的国际市场、50%以上的国际资本和50%以上的国际化人才。2000年泡沫危机之时,产能过剩的中国厂商没有实力走出去,坐困国内市场;随着技术的进步,下一个十年中国厂商已经有实力拓展国际市场,与国外厂商同台竞争,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

Back Page

版权所有:河南省盈富单模光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